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脂肪酸合成酶 >> 正文

厄运小姐全新故事 赏金猎人威震海盗湾_1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厄运小姐全新故事 赏金猎人威震海盗湾

厄运小姐全新故事 赏金猎人威震海盗湾

2015-08-04 更新 / 首页 > 召唤师学院 > LOL游戏新闻

   

   赏金猎人 厄运小姐

  “风险越高 赏金越高”

  美丽和危险,在这两点上很少有人能与厄运小姐媲美。作为比尔吉沃特最为声名狼藉的赏金猎人,他用大量满身弹孔的尸体和成堆的被俘虏的恶棍证明了自己的传奇。当双枪的回声回荡在这港口城市,当海港和棚户区燃起黑烟时,就说明一桩猎头任务又被完成了。

  和绝大多数在这扭曲的海上迷宫中变得臭名昭著的人一样,厄运小姐双手也常沾满鲜血。但她并不是一直如此,当时她还被人称为莎拉,一个著名制枪女匠的女儿,他们安静的住在自己的小岛上,经营着一个制枪工坊。那时候小莎拉在母亲的工坊里帮忙,填充燧发机,降准扳机,或是给客人展示手枪的威力。他母亲的制枪工艺炉火纯青,在很多富甲一方的贵族家里总能见到他母亲的定制手枪。但是很多没钱的坏人和黑心盗匪也总是觊觎她的手艺。

  普朗克,一位比尔吉沃特野心勃勃的掠夺者,也对这样的武器趋之若鹜。出于对自己力量的自负,普朗克要求莎拉的母亲造出一对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手枪,纵使百般不愿,他们还是被迫接下了这份工。一年后,普朗克来取他的武器,但是他戴着红色的面具,而且并不打算为这武器付账,他就是来强取这手枪的。

  莎拉的母亲为普朗克打造的手枪确实是个杰作,杀伤力惊人,宛若手中的加农炮,而且上面绘制着各种精美的图案武汉哪个看癫痫最好。“你这种人配不上这枪!”,在看见普朗克变成一个残忍的海盗后,莎拉的母亲大喊道。普朗克被激怒了,他强夺下手枪并且用它杀死了它的制造者,然后他把枪口转向莎拉的父亲和小莎拉。然而出于忿恨,他把这工坊付之一炬并且摧毁了那副手枪,他大喊,“如果我这种人不配拥有这枪,那这世上任何人都休想拥有。”

  莎拉痛苦的醒来,亚麻色的头发上沾染了他母亲的鲜血,而子弹仅仅是从她的心脏旁穿过,没有致命。她将那对双枪的碎片抱在那还在淌血的怀中,艰难地爬出被烧毁的废墟。他的身体逐渐康复了,但是他母亲和那工坊的记忆始终挥之不去,而且无论怎样清洗,她头上的血渍就是无法抹去,依旧那样鲜红,至少故事中是这么说的。噩梦和恐惧总是在夜晚折磨着他,但是莎拉凭借着复仇的怨念忍受了过来。她重制了母亲的杰作,并且收集一切有关那个正在崛起的戴着红面具的掠夺者的信息,为有一天能亲手杀了他而做好准备。

  乘船来到比尔吉沃特,刚踏上歪七扭八的木质码头,莎拉就杀了第一个人,一个满肚酒精并且赏金高悬的醉汉海盗,莎拉趁他恍惚之际射杀了他,并且把他的尸体拖到赏金板前,然后撕掉了几十个悬赏令。

  一周之内,每张悬赏令都被完成,那些被莎拉猎杀的倒霉罪犯不是死了就是被关起来了。很快他就在比尔吉沃特的小酒馆和赌场中声名鹊起,成为现在的厄运小姐,这名号除了震慑那些他猎取的罪犯,同时也隐藏了他复仇的真正目的。普朗克永远不会知道她已经来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赏金猎人,就像比尔吉沃特万千赏金猎手一样。

  在这之后的一年内,厄运小姐的传说就广为流传,那些故事一个比一个玄乎,什么她从那个船长手里俘获了海妖号,并且让他知道把手放在一个不合适的位置会有多么危险,亦或是他把丝刀号的船长淹死在自己的一桶朗姆酒里,还有,疯狂开膛手,那个把自己的巢穴建在屠杀码头上的一只被肢解的巨兽的肚子里的疯子,也被他拖出来处理了。

  但是普朗克还是太过强大了,难以公开与之冲突,所以厄运小姐很明智的选择用一年时间给自己寻求了一批少而精的同盟和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追求者,用来给自己做打算。但是仅仅杀了普朗克对厄运小姐来说还是不够,只有狠狠的羞辱他并且让那些他所在意的人都化为灰烬才能真正满足这位血色头发的赏金猎人。

  这一天,终究还是到了。

  

   厄运小姐倾尽一切来反抗普朗克,用一步步阴谋将冥渊号炸毁在码头附近,那个自郑州比较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称是比尔吉沃特之王的男人被打倒了,而真正让她陕西有没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开心的事,所有在比尔吉沃特的人头亲眼见证了他的王朝覆灭。

  如今,随着普朗克的倒台,在这港口城市的每个海盗船长和帮派首领都殚精竭虑的想要取代他原先的位置。

  比尔吉沃特之战正式打响。

  比尔吉沃特的白色码头之名来源于他被鸟的排泄物所覆盖,而这里也是那些死者唯一能够安息的地方。这里的人从不埋葬死者,他们把死者丢进海里,那是这些人真正的坟墓,而死者悬浮在海中,海上漂浮着浮标作为他们的墓碑,有些浮标上只写着名字,而有些上面则雕着精美的海兽或是女子。

  厄运小姐在白色码头的尾部,坐在一个空的朗姆酒箱上,她翘着腿,嘴里叼着诺克萨斯产的方头雪茄,一只手上拿着一根呼吸管,一头连着一个在水中半浮半沉的棺材,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被磨损的绳子,绳子绕过一组已经生锈的滑轮组,一头系在那个棺材的盖子上。而那两把手枪就在枪套里揣着,很容易就能取得。

  月光透过薄雾洒在海上,将水面的泡沫染成烟草般的黄色。食腐的海鸥站满了码头附近的屋顶,似乎是个不错的预兆。这些鸟总知道何时能吃到新鲜的尸首。

  “是时候了,”厄运小姐一声低语,一个光头男子披着斗篷从一个狭窄又充满垃圾的巷子里走出来,一群长着尖牙的老鼠跟着这位男子,似乎是希望这个人是个醉汉,会昏倒在巷口,这样他们就能吃到新鲜的肉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贾蒙特吉格洛,是画中的兄弟中的一位,每个称职的海盗都有纹身,而吉格洛身上几乎每一寸都纹着海妖,爱人的名字,还有他击沉的船,他杀的人。他的皮肤就是一副最好的罪状。

  他急匆匆的来到码头,但是他总是警惕的扫视周围,显得很不自信。他的手抓在悬在腰间的鲨鱼牙弯刀上,同时他也装备了一把火器,一把短小的卡宾枪,枪管是玻璃样的。

  “他在哪?”吉格洛问到,“你说过你会带他来的。”

  “那是皮尔特沃夫海克斯卡宾枪?” 她问到,没理会吉格洛的问题。

  “回答我!快点!”

  “你先回答我,”厄运小姐说着,把手中的绳子往海里放了一些,让棺材又下沉了一点。“毕竟我也不确定这个呼吸管有多长,我想你也不想让你兄弟窒息而亡吧,对吗?”

  吉格洛吸了一口气,厄运小姐也看出了他的紧张。  

   “没错,你个败类,这确实来自皮尔特沃夫,”吉格洛说着,把那枪抽出来,手指放在了扳机上。

  “很贵吧,”厄运小姐说。

  “我以为你知道,”吉格洛冷笑道。

  厄运把绳子放得更多了,大量的气泡从那个完全淹没的棺材里浮出来。吉格洛举起手,后悔不已。

  “你赢了,你赢了!”他立刻忏悔,“这是你的了,把他拉上来吧,拜托。”

  “安静的过来?“

  吉格洛惨笑一声。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他问道,“你击沉了我的船,杀光了我的手下,你把我的家人送到救济院或是监狱,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这把偷来的海克斯手枪?还是为了赏金?”

  “说中了一部分,但没说全。”

  “所以我值多少赏金,贱人?”

  “赏金吗?500个银蛇币。”

  “就为了这点钱你就要这样整我?”

  “当然不是为了钱,只是因为你是普朗克的手下,”厄运小姐道。“所以说我要你死。”

  “死?等等,悬赏上面说要活的!”

  “确实,不过我也不是特别善于服从指示。”厄运小姐一边说,一边把呼吸管和绳子都放开。棺材沉入了深渊,吐出一道似乎是挣扎的气泡。吉格洛大叫着他兄弟的名字,并且向厄运跑去,拔出他的锯齿状的剑。而厄运小姐就让他跑来,等到够近的时候,他才拔出他的双枪,一发击穿吉格洛的眼睛,另一发击中了他的心脏。

  厄运小姐把雪茄吐进海里,用鼻子呼出一阵烟雾。

  “正当防卫,”她笑着说,想着就这样对发布悬赏的人解释吉格洛的死,“这个疯子拿着刀向我冲过来,我没别的办法。”

  厄运小姐弯腰捡起那个海克斯卡宾枪。他把枪在手上转了转,对他来说太轻了,不过做工确实精巧而且杀伤力十足… 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工坊里的日子,温暖,枪油的味道弥漫,还有母亲的手搭在他的肩膀,这想到的一切让她的嘴角一抿,她叹了口气,摇摇头,好像在试着摇散这记忆。他把那枪扔进海里,把他送给深海里的死者,大海会要他的应得之物,而且她也不想毁约,这枪也值一笔小钱。

  她漫步回到比尔吉沃特,她也知道应该把吉格洛的尸体扔到海里,不过那些老鼠和腐食海鸥总归还是要吃饭的啊,对吧?

  毕竟新鲜的肉对于在白色港口的生物来说可是一顿难得的美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