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信用联社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0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70

第一三六章节奏之王

余木在这把选择了盲僧。

易达用的武器大师,中单用的发条,AD用的老鼠,小保用的莫甘娜。

而对面打野是用的卡兹克,上单用的刀妹,中单用的泽拉斯,AD用的飞机,辅助用的风女。

两边的阵容都很不错,都有前排和控制。

余木处于蓝色方。

两边出门,余木也不安排分散走插眼的保守打法,直接叫众人去上路套路对面的红BUFF,在对面红BUFF处草丛直接抓到了卡兹克,还没开局就逼出了卡兹克的闪现,不过双方并没有爆发人头。

2分03秒,余木打掉了己方红buFF。

然后收掉了F4,随即在上路河道孤立草丛插个眼。

我注意到了余木的出装,余木的出装是很新奇的,并不是常规的打野刀五红出门,而是打野刀二红一眼眼出门,插在河道草丛的是75块钱的眼,而不是饰品眼。

余木刚准备开始打蓝BUFF,便看到对面的螳螂也在那个孤立草丛插了个眼,但是那个螳螂并没有打算来反余木,只是为了插下这个眼防一下余木,插完后反身自己回到野区了,余木注意到他身上只有蓝BUFF,对面螳螂是蓝开的,以这个螳螂的插眼速度应该也是清掉了蓝BUFF加一堆小野,至于是F4还是三狼则不得而知了。

余木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蓝BUFF也不打,直接走到大龙处,一个饰品眼插下W上去。

余木这老小子,可以啊,二级居然还是学的W,刚才他打F4的时候我还没有注意。

常规来讲盲僧二级都是学E的,E是范围AOE,有利于提高清野效率,快速到达3级去GANK,而余木偏偏是学的W。

等余木到达对面红BUFF处时,螳螂已经和红BUFF进行了一波欲仙欲死的斗争,身上仅有一半血量,而且红BUFF血量仅剩三分之一。

螳螂二级一般学的都是W和Q,是没有E技能的,这个螳螂被余木红BUFF黏住后基本逃也逃不了,闪现先前被逼掉,直接就被余木追着打,在螳螂快死的时候余木反身Q到了已经有一定距离正在回血的红BUFF身上,一拳垂在螳螂的头上收掉螳螂人头,反身二段Q到红BUFF身上,没用惩戒毫不客气的收掉了回到了半血的红BUFF。

随后余木回到自家蓝BUFF处,配合惩戒把蓝BUFF打死,身上血量已经残了,回程补给。

4分20秒。

泽拉斯抓住发条的破绽晕眩住发条,然后抓着发条打了一套。

但是这个明显是发条故意卖的破绽,中路这个点只要有发条,一般这个点本来在前六级就很难爆发人头,更别提还是发条这种英雄站着。

发条仅有三分之一的血量,而对面泽拉斯还有半血,兵线在河道中央,不是很好GANK。

余木直接从对面紫色方F4前面的那条路上绕后,一个摸眼W直接在泽拉斯的视野中暴露了自己。癫痫病早点治疗

像这种比赛一般都是精神高度紧张,盲僧出现的一瞬间泽拉斯就有反应立即回头。

盲僧W摸眼后朝着泽拉斯走去,泽拉斯这个血量Q中被盲僧黏住就要死。

盲僧到线上后大约只有一两秒钟,离泽拉斯很近了,面向泽拉斯一个Q就出手。

这个Q在这么近的距离靠走位是很难躲掉的,泽拉斯在精神高度集中和紧张的状态下直接朝着防御塔的方向释放了闪现。

然而余木的这个Q,恰好是预判他闪现的位置!只不过盲僧一直都是面向着泽拉斯给泽拉斯造成盲僧要朝他闪现前的位置Q的假象。

泽拉斯闪现后被预判Q中,被余木二段Q上去粘着追死,拿下中路人头。

“好!”我在心里为余木这波游走点了一个赞,这场比赛看得也更来劲了。

余木这货果然还有几分真实力在的,开局唯一的两个人头都被他拿到了。

5分40秒。

上路易达的武器把刀妹压住了,兵线推了过去,余木跑到上路的线上草丛进行反蹲。

刀妹本在塔下吃着兵线,突然放弃了补塔下的近战小兵,直接Q了一个残血的远程小兵就朝着武器靠近。

武器现在恰好站在上路第二个线上草丛附近,见刀妹来了便知道螳螂肯定肯定来上GANK了。

盲僧五级,螳螂四级,刀妹武器都是五级。

螳螂从河道处大步走过来,先放了一个W,成功把武器减速到,随后螳螂身后翅膀一展,朝着武器略后方的位置扑过去。

眼看螳螂和武器已经开始厮杀起来,蹲在离己方防御塔最近的线上草丛的余木依旧一动不动。

他应该是想等刀妹吧,把刀妹引出来。

果然,等刀妹Q上来的那一刻武器立马放出E,同时余木立即W到武器身上,给自己心爱的基友披上一层爱之铁布衫,随后两个集火螳螂,螳螂闪现还没好,而且E技能也先手用了,身娇体柔的螳螂就被盲僧武器这两个出家人给粗暴的推倒了。

人头是盲僧拿到的。

“阿弥托福,阿弥托…福!”

我在心头上为螳螂悲哀的念着佛号。

推倒螳螂还不算完,两个酒肉和尚又把饥渴的目光转移到清冷美丽的刀妹身上,武器瞪着双腿一个Q就率先到达了想要逃跑的刀妹身后,用他坚硬如铁的大棒从后方进击着刀妹。

盲僧目疵欲裂,立马一个天音击打在刀妹身后,同武器一起没羞没躁的入侵着刀妹。

刀妹交出闪现,想要就此逃生,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盲僧跟上了个闪现。

“一库!”

简单的两个字从盲僧口中喝出,刀妹最终拜倒在了盲僧的石榴裤下。

禽兽,两个禽兽。

我摇着头不忍再观看下去,场面太惨了。

盲僧一个人就在6分钟里拿了4个人头。

8分钟,盲僧自己拿完红,给中单拿完蓝,趁下路回城补给,眼位被排的期间绕到了下路线上的第二草丛里,离对方防御塔较近的那个草丛。

对面风女上线,朝着盲僧正在蹲的这个线上草丛插眼,与此同时盲僧已经Q到了风女。

盲僧二段Q过去,风女放出了Q,要是盲僧直接飞过必定会被吹起。

盲僧在空中插眼W改变了飞行轨迹,躲过了这个Q而且直接来到飞机身后,随后一记大力金刚脚把飞机踢到余木方人群。

这一套连招手速极快,一般的ADC绝对反应不过来,除非那个飞机是我玩的,不然是绝对没时间靠反应用W避过盲僧的这记插眼W回旋踢的。

莫甘娜看到从天而降的飞机顿时心生欢喜,一口浓痰就Q中飞机,配合老鼠把飞机一套打成残血,飞机W朝着河道跑去,往塔下W会直接撞到余木身上,还是要死。

老鼠在先前早就料到他这步动作,提前开了Q,追上飞机把人头飞机收走。

随后在9分10秒,蓝色方拿到了第一条小龙。

而中路的发条则不幸被螳螂抓了一波,配合泽拉斯的高爆发的和控制直接一套秒。

14分钟,两边中路团,武器在上路带,刀妹在下路带,都没首先参团。

两边消耗了半天什么都没打起来,于是余木一个人转到下路,对面刀妹似乎有所察觉,开始回撤,不过被武器TP眼直接断了后路,不得不得把下路一塔推掉后就朝着余木蓝色方的三角草丛走去,却没想到碰到了朝着赶来的余木,一脚直接把刀妹踢回武器怀里,然后再在刀妹的胸口塞了一块蓝色肥皂,二段Q跟过去。

刀妹再一次惨死在盲僧和武器惨无人道的蹂躏下。

16分钟,盲僧,发条,老鼠,莫甘娜跑去争夺对面的蓝BUFF,蓝BUFF身前的那个草丛在15分钟的时候被余木插了真眼,对面卡兹克刚一进草就被盲僧一Q打中,随后二段Q过去的同时对面卡兹克也按出E了,结果盲僧一个闪现R直接把卡兹克从空中踢下来,卡兹克被余木队友给论掉,成功把这个蓝BUFF让给己方中路,并且顺利拿下第二条小龙。

“余木这货,玩得好他妈凶啊,节奏把握得好准。”我赞叹的说道。

在一旁同样观着战的周如一脸骄傲的说道:“那当然了。”

我立即就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望向周如,说道:“我在夸余木你这么高兴干嘛?”

周如一愣,不到一秒的时间立马恢复神色,自然而然的说道:“余木是我小弟,我是他大姐,看到他有这么厉害,我也就放心了。”

第一三七章下场比赛

听到周如的这个回答后我也不多作争辩,继续乐呵的说道:“周如姐啊,问你一个问题。”

周如不自在的看我一眼,说道:“什么问题啊?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我哈哈一笑,说道:“当然不能了,这个问题很简单啊,我就想问你闺蜜和小弟哪个比较重要。”

周如望了身边一脸笑意的钟忆一眼,眨了眨大眼睛,说道:“当然是闺蜜重要啊。”

随后周如亲昵的把手勾到钟忆的肩膀上。

我恍然大悟的说道:“哦,这样啊,那闺蜜大老远的跑回来你不见一面,跑到C市看着小弟来打这碾压局,我王桐有点不服啊。”

周如结巴的说道:“我…你…这…”

周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钟忆手放在周如翘起的二郎腿上拍了拍,柔声说道:“好了王桐,你就别挑拨离间了,我和周如的关系哪能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钟忆见周如有些尴尬,连忙出来打了个圆场,周如脸色好点之后,只见钟忆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模仿着我平时说话的语气说道:“我和周如之间,别说这次没马上见面,有了余木小弟在,就算100次没见面又怎么样?我还是会拿周如当闺蜜,这丝毫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周如立马难为情的抓挠着钟忆的腰间,两个人打闹到一起,周如羞赧的说道:“好你个钟忆,跟着王桐学坏了是吧?”

这个时候我立马重重咳了一声,板着一副黑脸说道:“你们别闹了!”

钟忆和周如见我突然发作立马愣住,朝我投过来好奇的目光。

我振振有词的对着钟忆说道:“钟忆,你不要再和周如胡闹了,现在余木在比赛,等会你吵到周如姐的小弟影响到了他比赛发挥,周如姐会生气的!”

钟忆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一脸笑意的看着周如:“哦…这样呀。”

周如彻底无奈了,故作生气的转过头去,说道:“夫唱妇随,两个人合伙欺负我一个。”

我凑过头去笑道:“那要不你带上余木那累赘和我们来波2V2?”

周如小女生姿态顿显,低着头抠弄着沙发说道:“我才不带他。”

我和钟忆见周如这幅模样无声相视一笑,又把目光投到余木的比赛上。

说实话,余木这个老小子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对战的这支战队我都不想说了,有点菜啊兄弟。

比喻成篮球的话给我的感觉就像是NBA在与CBA的人打球,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

21分钟,余木一个打野身上11个头,你能想象得到这是一场比赛而不是路人局匹配吗?

对面在余木几人势不可挡上高地的时候,防守也不防了,直接打出GG,20投。

余木和其他队员摘下耳机,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起来,上厕所的上厕所,活动筋骨的活动筋骨。

余木则一脸轻松的朝我们走过来,笑道:“怎么样?我这把发挥还可以吧?”

我皱着眉头说道:“可以个毛啊,很菜啊,6分钟内你杀了对面打野三次吗?”

我记得很清楚,余木在对面螳螂第一个红BUFF的时候杀了对面一次,在蹲上路的时候杀了对面螳螂第二次,没有三次。

余木闻言一怔,叹了一口气,说道:“对面这么强,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你要知道我已经很尽力了,最多也就只能杀他两次,没办法了。”

我拍了拍余木的肩膀,说道:“可以可以,照你这么说我完全就能够理解你了。”

余木一脸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了,我是谁?”

我脸上露出一脸和蔼的笑容说道:“那小余同志啊,我们现在能不能商量一下正事?刚才比赛前的装逼是个怎么一回事啊。”

“呃…”余木微微低下了头,皱着眉头思考着。

武汉癫痫症状及治疗nt:2em;">“啊,今天太阳好晒!”余木抬头惊喜的说道。

“你瞧,晒得我脸都红了,时间也不早了,下场比赛要开了,你先玩着,我去去就来。”余木甩开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又立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煞有其事的看着电脑屏幕。

我慢悠悠的坐了回去,周如朝我笑道:“说好的感情铁呢?”

我把两只手枕在后脑勺舒适的靠在沙发上,说道:“这感情的事就和那啥一样,是需要激情的,要有前戏和铺垫,高潮和结局,得慢慢来,不着急。”

钟忆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什么那啥?”

我含糊其辞的回道:“这那啥啊,那啥就是那啥呀,就是那个啥。”

钟忆更疑惑了,朝我问道:“到底是什么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随后钟忆转头看向周如:“小如如,你知道吗?”

周如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我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我伸了个懒腰,然后倒头躺在了钟忆的大腿上。

“你干嘛?”钟忆问道。

钟忆的大腿又软又有弹性,温香扑鼻,舒适异常,实在是一个洞天福地啊!

“我耳朵有点痒,我这有挖耳勺,钟忆你给我挠挠。”我掏出我的钥匙串上的挖耳勺朝着钟忆说道。

“哦…”钟忆应了一声,我也就闭着双眼枕在钟忆的大腿上感受她最温柔的手法。

……

“喂,傻逼,喂…起床了。”我睁开眼,看见余木那家伙一脸贼像的拍着我的脸。

我猛然的一坐起,朝四周望了望,包厢内只剩钟忆,周如,我和余木四个人,其他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最正规人都走光了。

钟忆刚才给我掏耳屎掏得太舒服,直接睡着了…

我打了个哈欠,朝余木问道:“你比赛打完了吗?”

余木嘻嘻笑道:“打完了啊,等你老半天了,钟忆的腿还舒服吗?”

“啊,舒服舒服。”我睡眼惺忪的挠了挠头,还有点没睡醒。

转头看了一眼钟忆,钟忆嗔怪的朝我说道:“你头好沉,我腿都麻了。”

“听到没啊,你把人家钟忆弄得腿都麻了。”余木笑道。

“你再乱讲话我就撕了你嘴!”周如气势汹汹的朝着余木说道。

余木顿时焉了下来,再不敢乱说话。

我迷茫的说道:“那比赛都打完了,我们走吧?”

我站起身,拿起先前披在身上的外套就开门出去。

不久之后钟忆,周如,余木也接着跟了出来。

余木朝我笑道:“兄弟,你还没睡醒吧,要不再睡一个小时?我就不知道钟忆的腿受不受得了了。”

走了两步又点上了一根烟,感觉精神好多了,朝余木问道:“你怎么打得这么快,打了几局?”

余木从我上衣口袋里伸进去,把烟拿出来抽出一根点上,舒适的吐了一口烟圈,说道:“当然是两局啊,BO3二连胜,第一把20分钟第二把30分钟,中间休息了半个小时,你正好睡了一个小时。”

我叼着烟朝他笑着说道:“可以啊兄弟,不过说实话,你遇到的这队真他妈菜,和我遇的没法比。”

余木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兄弟,不要嘴硬,这就是实力懂吗?区区一个海选,碰到的队不都是一个屌样?自己技术不行,就说遇到的队伍屌,我竟无言以对。”

我哼了一声,说道:“你懂个屁,我懒得和你解释,你比赛我来看你了,可是我比赛你来看我了吗?”

余木顿时拉耸着脸色说道:“兄弟,这不能怪我啊,天天被周如姐盯着训练呢,我也想去你那里在边上嘲讽你的啊,这么好的机会我没把握住,可惜,可惜。”

我满脸不信的看着余木,随后便说道:“那你们下场比赛是什么时候?”

余木回道:“后天。”

后天?那和我们比赛时间一样啊。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说是弄非网 | 气象女主播 | 生与死的故事 | 害人的上海冠瑞 | 中华小子第部 | 思美家艺术地板 | 上海到赣州物流